岛内高一前史讲义宣传“台湾主权不决”引发质疑
岛内高一前史讲义竟宣传“台湾主权不决”,想为“法理台独”铺路?  【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李名】台湾新课纲8月上路,已检查过关的南一版新编高中第一册前史讲义竟声称“台湾主权不决”,引发质疑。  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23日报导,多名高中及大学教师转发南一版高一前史第一册的内容,其间第142页在提及“控制台澎的合理性”时称,“《开罗宣言》与《波茨坦布告》是否真是中华民国控制台湾合理的来历,已得到许多质疑……两个宣言都仅有声明或布告的位置,并无正式公约的效能”,即呈现“台湾位置不决”的论调。该前史书接着称,1950年朝鲜战争迸发,美国总统杜鲁门为了合理化美国介入两岸问题的军事行动,“也声称台湾位置不决的说法”,“1952年,在美国的支持下,日本与中华民国独自签定《中日和约》,有人以为这是中华民国自日本获得台澎主权的开端,但也有一派以为日本只宣告抛弃台澎,并未说明将主权移送中华民国”。  对此,嘉义大学前史系教授吴昆财表明,日本抛弃的台澎当然是交还给商洽的对方,“否则莫非是交给非洲国家或是外星人?”更何况,日本是战胜方,凭什么声称要把台澎交给谁,“教科书位置相似国史,呈现如此悖论令人惊惶”。南一编辑部称,讲义是“课纲委员”审定的,且不是只要一家讲义写到“台湾主权不决”,因而这个问题应该讨教“国教院”。“国教院教科书中心主任”杨国扬则称,“95暂纲”也谈到“台湾主权不决”,这次新教科书没有特别强调“已定”仍是“不决”,尊重出版社的书写方法。  台湾《旺报》23日称,“103课纲”在检查委员的把关下,要求一切版别从《开罗宣言》《波茨坦布告》等一路说到“中日和约”,做出“台湾归属中华民国”的结论。但新课纲没有要求写哪些公约、宣言、决议文或公报决议台湾位置,形同让各方各取所需、恣意解说前史,乃至重提“台湾主权不决论”,为“法理台独”铺路。